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当马松、米罗遇见董其昌,当蓬皮杜对话上博馆藏

时间:04-22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09

当马松、米罗遇见董其昌,当蓬皮杜对话上博馆藏

1941年,超现实主义画家安德烈·马松(André Masson)在波士顿美术馆看到了传统中国画作品,由此他坚定将自己从西方的话题与视角中解放出来,在“留白”的空间体验中探索绘画的本质。澎湃新闻获悉,2023年4月29日,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将推出年度特展“本源之画——超现实主义与东方”。安德烈·马松、胡安·米罗等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作品与他们所钦慕的中国传统绘画在展览中对话。安德烈·马松,《遭雷击的树》,1945年,炭条、墨水和粉彩绘于绿色纸上,60.8×45.5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明 董其昌 《燕吴八景图》册 绢本 设色 上海博物馆藏(展期:2023.4.29-6.12)作为2023年中法文化之春的重头戏之一,“本源之画——超现实主义与东方”展览由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副馆长迪迪埃·奥廷格(Didier Ottinger)和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现代收藏部策展人玛丽·萨雷(Marie Sarré)联合策展。展览将溯源此前未曾被充分讨论过的超现实主义与东方文化的关系,借由胡安·米罗、安德烈·马松、赵无极等诸多超现实主义和抽象主义大师的作品,着重展现这一艺术流派的抽象特性,另辟维度审视超现实主义,引领观众步入追寻20世纪人类思想文明轨迹的精神之旅。胡安·米罗,《绘画》,1927年4月–1927年5月中旬,布面油画,116×89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来自法国蓬皮杜中心的诸多超现实主义和抽象主义大家的绘画与上海博物馆馆藏董其昌、八大山人、恽寿平、龚贤等明清画家作品开启东西方美学对话。“马松对波士顿美术馆收藏的中国画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提到了自己喜欢的艺术家。我们从他的作品和研究中了解到哪些艺术家对他很重要。我们热切地希望马松和米罗作品与中国画名家一起展出。”展览策展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清 龚贤 《山水图》册 纸本 水墨 上海博物馆藏(展期:2023.7.10-9.24)“书画同源”,渊源超现实主义与东方在西方艺术史上,鲜有绘画艺术运动像超现实主义一样,在东方与西方之间建立起真正的美学对话。1924年,法国诗人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在巴黎发表了《超现实主义宣言》,将“超现实主义”定义为“一种纯粹的精神无意识活动。通过这种活动,人们试图用言语、书写,或其它各种方式来表现出思想真实的运作”。这标志着一场不受理性约束、全面革新的文学与艺术运动的开始。超现实主义运动在欧洲大范围兴起之后,又在全世界蔓延开来,并经久不衰,直到1960年代才从艺术舞台上逐渐淡出。安德烈·马松,《乡下人》,1927年,布面油画与沙粒,80.5×64.5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亲历者,超现实主义诗人和画家们试图在这场西方无法阻止自身价值崩塌的灾难之外另寻一种精神世界,并很快把关注的视线投向亚洲。他们在东方文化中发现了一个绘画与诗歌密不可分的世界。东方的文明,特别是古代文人画家所倡导的“书画同源”,深刻影响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们。安德烈·布勒东和菲利普·苏波在《磁场》(1919)一书中运用了“自动书写”的原理,艺术家安德烈·马松继而借鉴中国书法灵动迅捷的特点,创作了第一批“自动绘画”。而超现实主义代表艺术家胡安·米罗则在其创作中寻求绘画与诗歌的融合。胡安·米罗,长卷,1953年,布面油画,57×500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20世纪50年代,超现实主义将其价值观转变为接近抽象风格的前卫艺术,朱迪特·赖格尔(Judit Reigl)、西蒙·韩泰(Simon Hantaï)、克里斯蒂安·多特雷蒙(Christian Dotremont)、让·德戈特克斯(Jean Dogottex)等画家更对早期书法精神进行了更新迭代。克里斯蒂安·多特雷蒙,《小雪轻舞的粗糙地源》, 1973年,宣纸水墨,55.3×74.6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傅山 《草书七绝诗》屏 绫本 上海博物馆藏 (展期:2023.4.29-7.10) 蓬皮杜中心与上海博物馆联手,以作品展开东西方对话“本源之画——超现实主义与东方”从蓬皮杜中心与上海博物馆的馆藏中甄选作品,力图打开一个认识西方艺术史上超现实主义的全新视角,深入其与亚洲之间有待进一步探索的关联与互动,从而抵达贯通东西方绘画艺术的本源。胡安·米罗,《蓝天上的人与鸟之舞;火花》,1968年5月25日,布面油画,173.6×291.6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展览将通过十个章节的近百件作品,悉数包括:日本绘画和东方哲学对西班牙画家胡安·米罗多年创作的影响,法国画家安德烈·马松受中国绘画与神秘主义影响从而将绘画与书法融合的实践,匈牙利画家西蒙·韩泰和朱迪特·赖格尔在超现实主义与抽象绘画之间的探索,法国画家让·德戈特克斯创作对禅学思想的吸收,以及比利时超现实主义代表人物克里斯蒂安·多特雷蒙的“语素文字”等等。赵无极,《18.10.59 - 15.02.60》,1959年 – 1960年,布面油画,200×162.5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亨利·米肖,《水墨画》,1959年,纸上水墨,71.2×104.3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大批超现实主义流派的绘画和影像作品将出现在展览上,其中包括蓬皮杜中心12000件收藏中的“镇馆之宝”,胡安·米罗的《星座》系列等。而上海博物馆的数件书画珍品,更为展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中不乏梁楷(传)《布袋和尚图》卷、董其昌《燕吴八景图》册、八大山人《果熟来禽图》页、虚谷《芦塘雨意图》页、恽寿平《山水花卉图》册等传世之作。这些中国古代书画珍品与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杰作同置一室,于全展期内逐批呈现,开启了一场东西方艺术的对话,也为观众提供了一个体验现代西方艺术史与中国文化关系的机会。八大山人 《果熟来禽图》页 纸本 水墨 上海博物馆藏(展期:2023.6.12-9.24)据悉,“本源之画——超现实主义与东方”是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呈现的又一场跨文化双向交流大展。该展览继“抽象艺术先驱:康定斯基”后,再度联手上海博物馆,深入东西方文明的深层联系和精神内核,是在国际策展领域亦属不多见的实践,为跨文化、跨国界、跨馆际的交流与合作开启了全新的视界。让·德戈特克斯,风生,1961年3月28日,布面丙烯,233.6 × 189.2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清 龚贤 《山水图》册 纸本 水墨 上海博物馆藏(展期:2023.4.28-7.10)展览期间,上海博物馆的专家们将赴西岸美术馆开展多场主题分享会。未来,上海博物馆与西岸美术馆将基于各自优势和本地资源,携手展开更多层面的合作,促进古今文明、中西文化的交流互鉴。皮埃尔·阿莱钦斯基,墨的国度,1959年,水墨与蛋彩绘于用帆布裱的纸上,152×240厘米 ©巴黎,蓬皮杜中心,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工业设计中心作为首个系统开展国际合作的美术馆机构,西岸美术馆在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的策划与呈现上一直在探索中外文化对话交流的新模式,致力于“让中国看到世界,也让世界看到中国”。展览将持续至9月24日。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